科学首页 > 天文航天 > 新闻列表 > 正文

人类首次登月幕后英雄:海豹突击队跳海营救(图)

http://www.kexue.com 2012-07-25 10:41:05 新浪科技  发表评论
 
阿波罗11号太空舱在距离夏威夷海岸大约1000英里(约合1600公里)的太平洋海域降落阿波罗11号太空舱在距离夏威夷海岸大约1000英里(约合1600公里)的太平洋海域降落
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员约翰-沃尔弗拉姆(中)用绳索套住阿波罗11号太空舱,而后安装水下降落伞(海锚),防止太空舱移动  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员约翰-沃尔弗拉姆(中)用绳索套住阿波罗11号太空舱,而后安装水下降落伞(海锚),防止太空舱移动
海豹突击队员维斯-切斯瑟(左)和沃尔弗拉姆,正在休息海豹突击队员维斯-切斯瑟(左)和沃尔弗拉姆,正在休息
阿波罗11号宇航员和蛙人们穿上特制的衣服并戴上面具(生物隔离服),保护他们免遭月球病原体侵袭阿波罗11号宇航员和蛙人们穿上特制的衣服并戴上面具(生物隔离服),保护他们免遭月球病原体侵袭

  北京时间7月25日消息,提到43年前美国宇航局的阿波罗11号任务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尼尔-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时说的“我的一小步,人类的一大步”这句名言,他与另一位宇航员插美国国旗时的画面以及月球上的荒凉景色,很少有人会想到负责将宇航员安全送回家的4名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员。

  1969年7月24日,阿波罗11号太空舱从太空返航,最后在距离夏威夷海岸大约1000英里(约合1600公里)的太平洋海域降落。当时,4名精心挑选的年轻“海豹”前往溅落地点,将宇航员送到安全地带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当时报道称,在全世界目光的注视下,海豹突击队员约翰-沃尔弗拉姆登上冒着热气,部分表面已经变黑的返回舱。几分钟前,阿波罗11号以每小时数千公里的速度重返地球大气层。

  沃尔弗拉姆站在上下浮动的返回舱上,他心里很清楚,阿波罗11号内的太空开拓者们的命运就掌握在他的手中。沃尔弗拉姆回忆说:“我透过舱门窗户往里看,看看宇航员是否一切安好。他们朝着我微笑,还竖起大拇指。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他们,他们一切正常。”沃尔弗拉姆和他的3位队友毕业于海军海豹精英训练学校,是最出色的海豹突击队员。在执行这项任务前,他们接受了几个月的训练,还曾是此前阿波罗号任务的营救小组成员。

  此次营救任务并不轻松,他们需要稳定返回舱并确保安全,而后对宇航员进行消毒,最后由一架盘旋在上方的直升机吊着他们飞往“大黄蜂”号航空母舰。作家斯科特-卡米查尔表示,在登上返回舱前,他首先要套住返回舱。从在溅落地点上方低空盘旋的直升机上,沃尔弗拉姆纵身跳进冰冷的海水,利用套索套住返回舱。沃尔弗拉姆为返回舱装上一个水下降落伞(被称之为海锚),防止1.2万磅(约合5443公斤)重的返回舱移动和旋转。这是一项超人般的壮举。“如果换成普通人,一定无法完成这项任务。”卡米查尔曾创作一部讲述此项任务的著作,名为“重返地球”(Moon Men Return)。

  沃尔弗拉姆一次就成功给返回舱装上海锚。当时,返回舱的移动速度很快,如果失手,他无法在海水中追赶上返回舱。不过,这位优秀的海豹突击队员并没有让人失望。在维斯-切斯瑟和麦克-马罗里这两位队友的协助下,沃尔弗拉姆给又给返回舱装上一个200磅(约合90公斤)重的充气浮环。整个过程中,他们要经受12英尺(约合3.65米)高的海浪和时速28英里(约合每小时45公里)的海风考验。现年66岁的马罗里开玩笑地说:“我们就是一群肌肉男。”马罗里现居密歇根州哈尔特兰德,从事公用设施控制系统方面的工作。

在太空舱内消除污染之后,宇航员被喷上次氯酸钠在太空舱内消除污染之后,宇航员被喷上次氯酸钠
沃尔弗拉姆(左)和克兰塞-哈特勒伯格打出胜利的手势沃尔弗拉姆(左)和克兰塞-哈特勒伯格打出胜利的手势
宇航员被放入篮子状的网里,而后在海军直升机的帮助下,前往“大黄蜂”号航母宇航员被放入篮子状的网里,而后在海军直升机的帮助下,前往“大黄蜂”号航母
1971年,沃尔弗拉姆参加了一场教会活动,后来就成为一名牧师,负责在东南亚传教1971年,沃尔弗拉姆参加了一场教会活动,后来就成为一名牧师,负责在东南亚传教

  沃尔弗拉姆等人很快就为返回舱装上浮环,给宇航局官员留下深刻印象。马罗里说:“沃尔弗拉姆和我都是非常强壮的游泳健将,因此才能快速为返回舱装上浮环。”卡米查尔表示,在太平洋中游动的马罗里就像是一匹健壮的骏马。切斯瑟同样非常镇定。“切斯瑟表现的非常冷静,密切注视着现场的变化,帮助队友完成安装浮环的工作。”

  在为返回舱装上浮环之后,任务负责人克兰塞-哈特勒伯格帮助尼尔-阿姆斯特朗、迈克尔-柯林斯和巴兹-奥尔德林钻出太空舱。由于刚刚从零重力的太空回到地球,他们当时并不确定3位宇航员能否稳稳站住。在此之后,“阿波罗11”号宇航员和尔弗拉姆等人穿上特制的衣服并戴上面具(生物隔离服),保护他们免遭月球病原体侵袭。月球病原体可能对宇航员的健康造成不利影响。

  此次营救行动并非完美无缺。面具让他们很难进行交流,护目镜上也出现蒸汽。他们用了几分钟时间才把返回舱的舱门关闭。现年67岁的切斯瑟回忆说,1961年宇航员加斯-格里森搭乘的返回舱在溅落之后因舱门打开导致海水灌入。切斯瑟已经退休,曾是一名国防承包商。舱门关闭后,宇航员被放入篮子状的网里,而后在海军直升机的帮助下,前往“大黄蜂”号航母。

  结束此次任务后,沃尔弗拉姆又参加了越战。1971年,他的人生发生戏剧性转变,当时他参加了一场教会活动,后来就成为一名牧师,负责在东南亚传教。阿波罗11号太空舱现保存在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,他与切斯瑟曾到博物馆参观。现年63岁的沃尔弗拉姆回忆说:“能够成为海军的一名蛙人,我感到很高兴。”在回忆录《溅落》中,他详细描述了这项营救任务。切斯瑟在博物馆参观时说:“如果现在再让我执行这项任务,我可能会被海水淹没。”(孝文)

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